前面8月底的时候我看了牙,处于暂封状态,牙神经还是活的。杭州的医生说,如果疼的话就马上做根管治疗,如果不疼的话6个月后永久封闭。
详见这里

昨天我觉得牙这块有些不对劲,像是多出来一块,我想熬到一月中旬,回家再治。今天上午碰碰暂封的填补物,竟然松了!这下我实在忍不下去了,迟几天治疗的话,不知道会生出多少节外生枝的事来,还是尽早看病为妙。于是下午一点多我去了306医院看牙。

在306转悠了两圈,终于找到了门诊楼。直接到五楼口腔科挂号。这里的医生们两点上班。下午没有专家号(这里的专家挂号费要70块或者200块,是预约的。这也太贵了...看不起,没考虑)。

等到两点,开始叫号了。没想到第一批就能被叫进去,也没想到里面还挺大的,有好多医生。给我看病的是一个比我大了没多少的女医生,满温柔细心的。问过过敏史后,和我一样,她死命盯了杭州医生写的病历半天——那个女医生的字实在是太潦草,我看不懂、她也看不懂。我把病程大致和她说了一下,她也好歹从病历上分辨出了一些内容。她满喜欢我在杭州拍的x光牙片的(相对比较巧妙地夹在卡片纸上)。我的主诉是牙裂开了,她帮我检查了一下,用工具抠了抠,说:“满好呀,没有松啊。”她还以为我的牙是治疗过的,比如烂了神经什么的。其实上回医生只是把髓腔敞开了,然后暂封了一下而已。我们又说了几句病程,她说先打开来看看,能保则保。

她拿锥子在牙上敲了敲,问我疼不疼。——不疼。于是下一步。钻子一钻,她明白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牙松了,原来说的是补的东西松了啊。的确松了。”这块东西很轻松就被拿了下来,我没啥奇怪感觉。然后她又拿钻子探查性地钻了钻。这里的器械和杭州的不太一样。杭州的一挥手就能开灯关灯,但嘴里的水要自己吐掉;306医院的灯要手动开,但机器上有个吸尘器一样的泵,可以把嘴里的水吸掉,不用总自己吐。敲牙期间来了另外一个女医生,说:“她的皮肤真好。”我囧...前敲后敲都不疼,拿钻子钻掉杂边也不疼。只是当时的填充物压迫着牙龈,拿掉以后一碰就哗哗地出血。漱口能漱出一些血块(凝结功能真好~XD)我问她,能保牙髓吗?她回答说能保则保,但是一旦牙髓发炎了,是一定会波及剩下的牙髓的,不会恢复。我问她:“那为什么我的牙后来不疼了呢?”她回答:“但是牙髓腔已经是敞开了的呀。”没有正面回答我。不过她告诉我,先需要根管治疗(RMB600+),然后可能需要做牙套(RMB1000+),不做牙套的话牙很容易裂开(因为神经死掉以后,滋养功能就没有了,牙会变脆裂开)。

她去问了一下整形的医生,到底这样的牙能不能保,回来后告诉我:“应该还行。等会整形的医生也会过来看一下。”她拿了一个钉子一样的针,开始试探性地钻牙髓。——不疼——不疼——!!!!!钻脑地疼!!!!!呃呃呃我哼唧了一下,她停手了。这时她大概已经决定治疗方案了,说:“接下去时间有点长,还会更疼的,你要不要打一下麻药?”我问:“麻药起效时间是多少啊?范围是哪里?”她回答:“两小时吧。范围就是腮和舌这一块。”我同意了。她向护士要了两瓶啥啥(名字没听清,总之是神经局麻药),抽到一个装了很长的针(6 cm以上)的针筒里,让我把嘴张到最大。注入的部位大概是在右边最里面的牙龈外侧吧。总觉得脸要被扎穿了= =|||...拔出来的时候有点疼。这时大概是两点半。她说等两边脸和舌头感觉不一样的时候再开始。这是我第一次打麻药。麻药味道怪怪的(拔针头时留了一点在嘴里,尝得到味道,很涩),起效很快,我能感觉到麻木感从腮慢慢开始向整个脸蔓延。一会儿嘴唇就感觉木木的了,像变厚了一样。一会儿医生回来了,捏捏两边嘴唇,问我有没有感觉不一样(她大概怕我不知该怎么形容吧)。我指给她看:“嘴唇的分界线大概在这里(二分之一左右),舌头分界线在大概三分之一的地方。”她汗。

于是(惊心动魄的)捣髓开始了。她又拿了一根针(比缝衣针粗),开始往牙髓里钻。呃呃还是疼,我举手示意。她说:“没有刚才疼了吧?”嗯那倒是的...我安下心来任她掏。到后来怎么掏都不太有痛感了,脸也完全麻掉了,摸上去不像是在摸我的脸。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就感觉到针在牙实质上摩擦的质感、针往牙髓根部刺的质感(像是在往木板上钉钉子)、药水洗髓腔的冰凉和涩感。漱口时继续漱出血来,看来牙龈已经很脆弱了。医生可能觉得血淋淋的,不忍心看,总让我漱口。我自己感觉倒还好,除了做旋转的钻髓动作时会有一丁点疼外,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

掏了很久以后,她往牙里面塞了三根针,带我去拍片。和杭州一样,也是几秒钟就完事了。回到位子上,她说:“你的牙像是变异的,牙根真多...”我汗...后来她解释,我的牙根是长成一圈的,大概连在一起吧,所以算掏牙根数都有点模棱两可,最后算成3个牙根。拍完片后继续掏...掏啊掏...针头刺入牙的长度大概是12 mm,医生用尺量的时候我瞄了一眼。继续掏啊掏...掏到三点半的时候差不多掏完了,她开始给我上药。(我没问,她也没说。大概是烂髓药和神经安定药吧。后者有没有放是个问号。)她给牙龈也上了药,大概是止血消炎的。因为洞已经被挖得很大了,所以最后填到里面的暂填剂也是很大一团。她的医嘱是:“晚上大概会痛。半小时后再漱口吧,两小时后再吃东西。尽量不要用这一边嚼。吃完饭后这一边很可能会卡住,要清理干净。如果疼的话可以配消炎药吃,吃了没用的话可以马上来看。如果暂填剂掉出来的话也马上过来,我给你换一块。”交了435块钱以后(好贵...不过还算便宜...)(她为了给我省钱,没给我开消炎药,说只要是广谱消炎药都行),她给我预约了下周二下午三点半的复诊。四点我出了医院。

以防万一,我去药店买消炎药。药店大妈给我一瓶甲硝唑。说明书上写着是治阿米巴痢疾和厌氧菌的,以前也学过,有印象。总觉得不太对啊...发炎归发炎,牙疼是厌氧菌引起的??因为没什么考虑余地,也就只好买下来了。回到实验室里一问S同学,她看牙时医生配的也是甲硝唑。那我认了...疼的话就吃吧。

到了6点,脸已经不麻了。退去的速度和起效几乎一样快。接下来又要过细嚼慢咽的日子了...希望晚上不会疼。实在不行就高血糖伺候~
2008.12.24 Wed l l 留言 (2) 引用 (0) l top

留言

No title
居然真把X光片放上來了,笑抽……不過沒敢往下看了,去年補完兩顆牙后就對一切和牙醫有關系的東西沒好感=_,=
2008.12.24 Wed l 螢. URL l 编辑
to螢
把X光片放上来是为了做个纪念XD
看牙的确很恐怖...今天最开始钻牙的时候,我想起上次的超痛经历,几乎都想逃走了。还好后来不太疼...
2008.12.25 Thu l JaneMere. URL l 编辑

发表留言












引用

引用 URL
http://janemere.blog126.fc2blog.us/tb.php/32-54fb3616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