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明,这篇吐槽是自己憋死了吐的槽,没有否定别人的意思。请大家抱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来阅读,不欢迎主动躺枪。
我不是喜欢否定【人】的人。否定人对我自己半点好处都没有。说出一个我觉得不满的现象,是因为觉得其实被我说的人可以做得更好,可以在改进以后得到更多好处。我更希望有更多【用起好方法】的人,变成一起奋斗的小伙伴。


2014.2.21补充:
以下说的内容是基于我自己的“抽样”判断,即“幸福的亲子关系是少数,不幸福的亲子关系也是少数,大部分人和父母都是在一种‘没有大矛盾但不太沟通’的状态”。这个抽样可能有偏差,但我写这些内容是因为觉得可能对这个特定群体有用(抽样可以参考以下那条起因微博的几万转发者)。如果看官您不是这个群体的人群的话,希望谨慎辩证地对待我以下的内容,不要认为我在强制性地要求您接受我写的。因为您和我的抽样也不一样,您和“大部分人群”大概也不一样。

另外,底下说的内容重点不是说“现在这样是因为你不努力”,而是在说“想要改变别人,自己努力是先决条件。不管父母怎样,给他们一点信心吧,不要放弃得太快。绞尽脑汁了都没办法再放弃也不迟”。

这篇吐槽的起因是今天的一条微博,讲“要分享给父母自己的动向,如微博”。

我顺着“如何和父母平等交流”写了几条。
归纳一下我说的内容以及逻辑是:
1.我和父母的交流很平等,但亲戚有和孩子交流不平等的现象。
2.这种现象可能源于好多家长不愿意去看孩子的真正性格,而满足于维持孩子在自己心目中的乖乖弱小形象。
3.我觉得改变这一现象的方法之一是,做事高质,比长辈做得好,让大人实感“孩子很能干”,“不再是小孩了”。

然后收到了一些转发和评论,内容表达了对我的羡慕,网友的各种的血泪史,以及“没用的”,“你父母开明,不会懂我们的苦”这样的意思。
于是我发了第四条
4.我父母开明且能跟我随时交流并不是最开始就这样的,而是由我努力一直和他们交谈得来的,很多东西都是说了很久很深才让他们认同。说出我的前三条意见只是为了给参考而已。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好。以上是起因。
===================================================
以下是吐槽。

首先,我是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
有时候看上去像是这样,轻松地做着貌似难的事情。但真的那么轻松吗?不排除我相对聪明所以不会累到死去活来,但除了少数我自己真觉得轻松的东西(比如高中没花太多体力)以外,别的全是有努力的,而且是从初中高中一直努力十来年到现在的。总量大概在有些人看来会觉得苦,但我自己忘了,因为都是打碎了一点一点努力积累起来的,不是突然练起来的。
我不太记得自己【多苦】,只记得自己干了具体的【内容】,且数量可观。不觉得累但不代表我不腰疼啊?!是一直有去【保持自己站着】才现在也站着的啊!

光从“和父母沟通”这个例子上说好了,先说看番。我拖父母和自己一起看动画那起码是十年前开始的事了,到现在我妈才会很偶尔地问我“某某番这周更新了没啊”,还都没到极度自觉去找番的地步。我以前在微博上说过他们会看我看的番和电影,那是起码十年的“习惯成自然”(都还没自然呢)好吗!哪有那么轻松地让他们和我兴趣同步的??况且现在都不同步,去看片也是因为觉得“我推的节目的确【有一部分】不错”而已,我也从很久以前的“硬拖着他们看”(成功率不高)变成现在的“他们偶尔会自己去看”。

再说三观上的交流。可能有人看过我在微博上是怎么回复别人的,包括回复有些逻辑超级扯的对话。应该觉得我挺耐心的了吧。但我对父母的耐心是远超越这个耐心程度的(N倍)。例,去年年末给我父母推荐《基督教历史》纪录片,又是很多次对话。其中有一天我花了几乎5个小时,和他们说明“每件事发生的概率是不同的”,“某件事可能发生”不等于“它一定会发生”,“给出最可能发生的答案才是‘有洞察力’,而非说A也可能B也可能,更不是从小几率的‘A成立’推出‘逻辑C也成立’。也即、证据有好有坏,得给出最好的证据。”说明过程是先从充分条件和必要条件的定义入手,然后举了一大堆例子,特别是从最简单的“着火的必要条件=适宜温度+氧气+可燃物”来看,有一个必要条件能不能推出结论(着火)。深浅深浅地5小时才把“不能随意从小概率事件扯出结论”放到他们脑子里,以不被排斥的方式被吸收。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很多很多。

↑是谁说我爹娘本来就很开明的?他们是比一般家长好了,但难道不是我努力出来的?十年来时不时我都是以这种耐心程度缠着他们去说明问题的,他们逆反的时候(多得是)我都是变着法子从他们逻辑上能认同的入手点去说明的,他们扯开别的逻辑不对的例子、我自己再扯回到原来的议题上数不胜数。他们一下就听进的情况有,完全不听、讲歪理到甚至把我气哭也有。

和父母交流、让父母不是把孩子当成炫耀物、而是作为一个独立个体来对待、真正认同自己说的内容,真正来听取自己的意见(到现在他们专门来求助我问我看法的例子屈指可数),有那么简单的吗?!现在还觉得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各位说“不可能”的,是不是放弃得太快了点??特别是一个月和父母说话的量还不到我一天的量的,到底是哪边没有在对话?耐心足够吗?有多少人是和父母说了几句就没耐心了的?都还没努力到我的程度,怎么就知道不是自己方法不对?交谈内容不到位?倒也不从“自己”入手,直接先说“不可能”了。到底是谁想挣脱父母的那种当小孩看的对待啊?是自己吧??那怎么可能等着父母来觉悟“你成长了”然后平等对待你啊?父母控制你控制得舒舒坦坦的,没啥原因才不想改变现状呢。都二十年下来了,你不先从自己做起,先制造一些让他们改变的契机,父母怎么可能自发改啊??

==================================================

我把我的经验写出来,是让观众对照着看的,是【参考】。啥是参考?画图里还知道不要照抄,放到生活中就不会参考了么?怎么可能是直接照搬的?不能照搬就说没用?投入的思考完全不够吧?

以下转到正题(终于……):如何复制别人的状态
先解释一下意思,这里的“复制”和搞科研“复制别人的实验”是一个意思。这里泛指“看着别人写出来的经验,在自己身上再次应用并且得到类似效果”。

从最简单的复制实验说起。复制实验时,要保证自己有的所有器材、条件、方法和别人一样,说说简单,做的时候就是要买齐各种东西,读懂别人的方法,然后试着按照描述方法一步不差地做出来。结果和别人做出来当然没那么简单就做得一样的,为了查为啥不一样,得一样一样地排查材料、方法、步骤里到底有哪个步骤没有执行到位,发现以后再次执行。
总之有所有材料时的“复制”都是很严格很棘手的一件事,更不用说“实验器材没买成一样的,然后想要得到同样结果”了,这时要花更多精力去从原理上选择最接近但买得到的材料,然后重复同样步骤。

回到生活上来。一个人分享一个经验,别人希望能够吸收经验,目标当然是在自己身上重现那个效果,进入到和分享经验的人一样的状态。这也就是复制啊。没有半点区别的啊。想复制同样的效果怎么可能很简单?参考做实验好了。人生比做实验更难,因为好多“材料”是没办法“凑齐”的。能力有差别,环境有差别,可以着手改变的环境当然也有差别。按照做实验的思路,这时候第一件是当然是:【看清楚不同点在哪里】!只有知道具体哪里不一样,才能去操作改变那个变量。在我看来好多人就是因为【没看清楚】,才没办法下手。
看清楚到底是什么,要怎么看,这里举个例子。比如,某国内一流大学毕业的人分享了一个学术上的经验(这里简单点说变量比较容易控制的东西好了),然后某二本大学相同专业毕业的人想参考那个学术经验。那么首先,一本二本大学里学术上的氛围、方式肯定有区别了。区别在哪里可以先不知道,但脑子里应该有个“去哪里查”的概念:学校实验室的器材配置、师资差别、发表文章的杂志的差别、文章本身逻辑的差别,全都是体现这些个学术氛围和研究方式的。然后,两个人能力上大概也有差别。怎么看?可以去看两个系的课程设置(官网上google上搜搜会有,托朋友了解也有一定几率找到),师资区别,来访讲座区别。这里说的还都是网上都能查的资料,还都是间接寻找。如果真的有这个上进心,直接去问那个分享经验的人详细内容都可以。论文上的“通讯作者”是干啥的?就是拿来问的。
上述一切的一切,都是在【评估】自己是否能复制对方:1.自己。我能不能复制别人?自己能力够不够?哪些知识点需要补?对这些要补的知识点去哪里才能找到学习的材料?要花多久能补上?2.外界环境。实验条件和对方实验室是否相同?有没有买不到或者没法找来用的器材和试剂?经费够不够?【先对比完了,才能接下去想:这个条件不满足,那我该用什么替代条件去满足?替代条件是否符合逻辑?】【这样仔细评估完了,才能下决定自己到底能不能下手做这件事。】

回到今天微博的这件事上来。有几个人真的进行评估了?没评估就先说“不行”了?还说我“你不了解”。说我不了解的人,真的【评估】了吗?????我怎么觉得还是我去评估你的状况来得多呢???

我这里先不呼吁大家去决定是否实行以后任何地方看到的任何经验,我先呼吁大家先【认真地找一下自己和别人分享的例子的不同点】!【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不是空话!
没有评估的下决定,就是一个渣决定!否定或者肯定一个idea(包括经验,包括计划)可以,但一定要提出充分的理由!哪里你可以执行,哪里你不可以,因此是否适合你,因此你是否参考是否去做。
这里吐槽,有很多人觉得我说话绝对,比如微博上的有些人。有的人觉得我老否定人,比如我同事就这样。我说话是考虑概率的好吗!有考虑整体样本的好吗!大部分人是分布在正态分布的中间那个地方的,我当然说这个是“大部分人”了!哪里错了?!非常不欢迎自动躺枪。在同事觉得“这个主意挺有趣”的时候,我在对话结束时已经否定了他们的计划,这是因为我脑内已经评估过了!而且是把好多已有的条件考虑进去了的(还并不算考虑全面,这计划就已经有很多不足的条件了),因为知道执行起来有哪些步骤不能满足、好麻烦(因为我自己也得参与),才直接否了的!才不是为了否定而去否定呢。我对否定人本身完、全、没有兴趣。
所以,给出充分理由的决定,不管是否最优,都是值得赞许的,因为有很多思考在里面,参考了别人的好决定、进一步消化思考以后,下次能思考得更好。

好了,吐槽完了。如果大家坚持住看到这里了,并且有那么一丁点的触动,我就已经满足了。我是不能去左右大家“该怎么干”的,只能给出我自己积累下来的经验。希望大家平时看到别人的经验时,先注意【找不同点】,以及深入【评估】,再下决定【如何学习】。这条路是能踏实地应用到别人经验的。自己光马克了说要学,或者简单模仿,一般是没用的。


====================================================
最后加一段:
关于怎样解构遇到的问题。
其实和“评估”有点类似,即:遇到问题后,去思考问题到底有哪几个部分构成(比如缺什么物件,缺什么技术),这些小部分又由哪些更小的部分构成。【解构是为了自己容易下手】。把一个大问题解构成一系列小问题,就可以一个一个有针对性地击破:自己会的自己干,不会的去找会干的人,或者自己去学。解构到什么程度为好?当然是自己搞得定的大小为好。到搞得定的程度以后,除非为了更细致地去优化它(这个往往在先成功实行了一遍以后再考虑比较好,至少得知道原始值是怎样的,不然没办法下手优化、对比),否则没有必要分得太细。

为什么提到这个问题,是因为现在有太多人嘴上说着“想要干嘛干嘛”,但又不动手(这里我在想我妈的例子,我已经向她指出过了。各位客官大可不必来躺枪)。最大的原因就是完全没有去把问题拆开到可下手的大小。吃一块牛排尚且要切呢,大问题大计划当然要细分了,才能讲可否执行,才能开始。
这个也适用于拖延症。我眼中的拖延症,就是看到一块牛排太大了,想吃但没去想切,于是没法吃,于是焦虑得很,结果选择干脆不吃了。先切了它呗!多少总能吃掉点的啊!

之前在ask上也说过“不要等别人来喂你”,以及“做不了事情是因为根本没开始”,讲的是接近的概念。
有兴趣可以一读。见下。
2014.02.17 Mon l l 留言 (34)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