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牙很久以前补过两颗,一直以来没出什么大问题。今年6月的时候曾经因为睡得晚而狂痛了一次,也没怎么在意。

到了8月16日,右边的牙开始狂痛,只好只用左边的牙吃饭;结果左下8智齿因为没长全,上面还覆盖着一部分牙龈,这块牙龈又在吃饭的时候被我不小心嚼到,发炎了,这回两边都没法吃饭了。我想,可能会和6月那时一样,过几天睡好了就自然会好吧?于是就忍了。

17日晚,右边牙虽然不是钻心的痛,(好象是C类神经传导...)痛感却刚好到让我不能入睡的程度。就部位来看,上下都有放射性的痛,我十分怀疑是右上6这颗以前补过的牙旧病复发,或者是右下6被蛀到神经了。就这样被折磨了一晚,我下定决心第二天一定要去看医生。

18日中午,调查了一下杭州有哪些好一点的看牙场所:浙二、浙一、浙江口腔医院、杭州口腔医院。因为浙江口腔医院(华家池分院)就在家旁边,再加上属于学校的6家医院,总不会坏到哪里去,所以就直奔那边了。到了那边发现门诊专家列表和网上的完全不同,列表还是不全的,只能病急乱投医挂了号,只要是专家就好,反正都不认识...

到了下午3点半,终于轮到我了。医生是副主任医师,听了我的陈述以后一看右下6,果然蛀掉了。然后又往里看了一眼右下7,说:“哎呀你这颗牙也不对了类,都发黑了。”顺手用器械一掏就出来一个洞,说:“还是去拍个片看看吧?”我先前也知道这颗牙表面有一些黑的地方,但不是蛀牙那种样子,所以当时没在意。这回说拍片,那么就拍吧,应该不贵。付钱(¥11.7)后(中间拍片医生不在,又等了很久,不再赘述)去拍了X片。拍片的器材形状像手电筒,贴在脸颊上。医生让我把垫底的挡板抵在目标牙内侧,出房间关门后拍1-2秒就完事了。

片子洗出来一看,我就知道不太妙...
tooth.jpg
正常牙和病牙一目了然嘛...这么大一个洞...都不是实质了...拿回给副主任医师看,她说:“你的牙痛主要还是右下7引起的,不是右下6。右下7发现得实在是太晚了...当然右下6也要补的。”她递给我一面镜子让我自己照着看(满足我的好奇心),然后开始给我补牙。她继续掏大右下7的洞,掏出来的都是软的= =|||说:“已经全被细菌蛀掉了,实在是太迟了太迟了...”
scream.jpg
啊啊啊啊好惊悚啊啊啊啊啊!!!看着自己的牙这样被掏空,掏出十~分大的一个洞!!心里寒得要命,后悔啊吃惊啊郁闷啊等等感情全部混杂到一起:要是早点发现就好了要是6月就来治就好了怎么一点都没发现呢怎么和卖柑者言里面的人卖的柑一样呢天啊这颗牙要毁掉了.....

其实右下6也蛀得不轻,医生清理完牙菌斑和牙实质后说:“你看这颗发现得就早,还没影响到牙髓,其实也不早了,你看也这么大一个洞。”的确也好大一个洞...但比起右下7是好太多了。“右下6这颗给你补起来,右下7的话只能暂时给你封一下,保牙髓试试看。一周后来看,如果不痛的话再给你补上,如果痛的话就只能烂牙髓处理了。痛得厉害的话要马上来看哦。右下6你想用什么材料补啊?”“有哪几种材料?”“普通的是70块,就是你那两颗补过的牙的材料;然后是180块,最贵的是210块(有点忘了,好像就这个价)。”我犹豫了一下,70块的那种是银汞合金的,牢固度还可以,但是颜色很显眼,黑黑的,以前我中学补牙的时候记得很便宜,现在竟然也要70块。最贵的那种也不知道为什么比中间那种贵几十块钱。“贵的两种和70块的比有什么差别啊?”“贵的两种颜色和牙本来的颜色相近。”所以我选了中庸的,说:“那就180的那种吧...”医生就开始补右下6,让护士调了光固化的“???”(没听清),分三次填到洞里,每次填一部分后就用一个发蓝光的器械照一下。我问:“这个东西是干嘛用的啊?”(被塞着棉花所以口齿含糊不清。)医生答:“这个光线一照,填充的东西就会固化的,对人是安全的,你放心~”我汗...其实我只是好奇而已...然后医生开始处理右下7,拿神经安抚剂垫底,再用暂时性材料把洞补起来。这种材料很不牢固,开始还很软,有些像石膏的硬度,不能用来嚼东西。付掉¥215,这次门诊就结束了。付钱的瞬间再一次后悔为什么不在医保卡注销前把牙看好。神经安抚剂很灵,一放在牙髓上就不痛了。

回家问了父母他们的经验,发现原来牙实质被毁损是很快的。我妈的一颗牙根在两个月内就被破坏了。可能我的牙在6月那次去看的话还有救吧...漫长的一星期开始了。22日晚饭前开始痛,吃完饭恢复;23日中午痛了一阵。这两次都在吃完东西后有所缓解,难道咀嚼动作能够安抚牙神经?23日半夜痛得十分厉害,我是被痛醒的,用手一摸,发现右下7内侧一片比较薄的牙残体竟然是松动的=A=瞬间出了一身冷汗。这下不行了,一周撑不下去了,第二天必须得去医院。

24日查了一下,发现华家池分院周日不开诊...只能跑到延安路学校残骸边的总院。(双休日人十分多,看病最好还是挑工作日。)挂专家号后专家一看,让我还是到华家池去继续治疗,只是她帮我把松动的那片牙拿了下来(文字道理,就是“拿”,不费吹灰之力,我自己都能拿),再给我塞了一团棉花让我咬着,20 min后吐掉,一天内不要漱口,给我单子让我去付钱。单子上写着“臼齿拔除术”,竟然要收我45块大洋!我那个无语啊...这也值45块钱?为了让这些钱物有所值(当然是不可能的),我又去问了医生一大堆问题,诸如“吃东西会不会痛啊?能不能刷牙啊?有没有不能吃的东西啊?接下去会不会痛啊?原先的痛是不是牙碎片引起的啊?”等等,医生三言两语就回答完了。再问:“左边的牙有没有问题啊?”医生认为没问题,只是推荐我把智齿拔掉,或者去拍一个全景片(40 多块钱),如果智齿位置长得好就可以不去管它,长得不好的话要尽早拔掉,以免后患。这次门诊真不值...总院连挂号费都比分院贵。

25日,一周时间到了,再去分院复查。我告诉医生一片牙裂了掉了且平时还是痛的,医生表示不太妙,最好烂牙髓(也就是根管治疗)。我说近期要去北京了,医生说:“那哪里来得及啊?那只能这样:我先帮你暂时封起来,6个月内不痛的话再回来永久封上;如果一阵一阵痛起来的话就只能在北京做牙髓治疗了。”我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先这样处理了吧...医生把那块暂封的药先敲掉,在敲的时候发现又一块牙断掉、自己掉下来了= =|||这样三分之一颗牙就彻底没了...清理深处的时候绝对刺激到神经了(也是没办法的事),实在是痛啊...然后用光固化的材料(和180块的材料不同)和另一种材料(里面有金属钉,种类不明)填好,修成型,就算完事了(后来看单子发现是先垫一层光固化护髓材料,再用很快就固化的填充材料成型)。这次没有放神经安抚剂,所以一直有脉搏搏动般的痛感。暂封总共花钱¥60,还算公道。

晚上又睡得晚了些,带着牙痛上了床。结果...根本睡不着...什么姿势都不合适,都会痛,每种痛之间还都稍微有些不同。气温比较低,盖空调被都嫌冷。半夜楼下有几只很兴奋的猫在狂叫,又有三轮车从不平的路上奔过,车上的铁板噼里啪啦响成一片。我使出各种招数:做叩齿动作——过一会就不灵了;紧咬牙根—— 我怕剩下的牙在内力不平衡的情况下又被我咬断(实在是太脆了,很危险);捂脸或拍脸——不可能一直拍,拍到后面也不灵了,而且手一直捂着脸会缺血;头摆出奇怪的姿势——好累...要闷死的;紧绷脸部肌肉——效果比前几项都差。我拼命想去习惯这种痛觉,但好像痛觉的去敏感是很难的吧...稍微一改变姿势,前面的“习惯化”就都白费了。这样折腾到4点半,因为没得睡,导致头都有些痛了。爬起来喝了口热水,牙痛得变本加厉(连锐痛都出来了)。把枕席拆掉(太冷太硬了)以后,不知什么时候终于睡着了。

今天下午又开始痛...我终于学到了,不能拿热水去虐牙齿,这非但不能减轻痛苦,反而会触发锐痛神经...这个状态实在是不妙,去医院也不是,不去医院也不是。看来只能忍到去北京了。到北京以后一定要尽早做根管治疗,不然这种疼痛一直存在总是一个不安定因素,会让牙髓发炎,夸张的话致癌都说不定...根管治疗八成要2周以上,而且会很痛,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最后打固定桩后,照我这颗牙的情况,一定得做牙冠了,不然绝对会再次裂开的。这又是很大一笔钱...反正到时候医生怎么说就怎么做吧,这点健康投资还是必要的。

写了这么长一篇流水帐,我最想说的还是:牙齿被毁是很快很快的(而且我我根本不知道、没感觉)!!!痛的话一~定要尽早看啊啊啊啊!!!

27日补记:
为什么这颗牙敲打不疼、吃饭不疼,但偏在吃饭前或半夜疼呢?不是因为吃饭时有咀嚼动作,因为半夜叩齿100下以上也不能减轻疼痛;半夜内也不是因为睡觉与坐姿间的体位差别不同、导致髓腔内压不同,因为半夜在坐着的时候就开始痛了。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我能找出的唯一不同就是:血糖浓度不一样...

昨晚23点20分左右又开始痛了,于是我做了个“实验”,吃了近30g葡萄干和一包藕粉(变成血糖可能比较快),看晚上会不会像前一晚那么痛。结果不太痛,顺利睡着了。

今早又被痛醒了,于是决定还是爬起来算了,赶快吃早饭补血糖。吃的时候喝热水那个痛啊...半小时以后的现在终于不痛了。

这样看来晚上的实验成功了一半,还差两次重复。这颗蛀牙真好用,竟然能用来做血糖监控器- -...orz|||
2008.08.26 Tue l l 留言 (1) 引用 (0) l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