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说一下色感这个东西。
以下是一些闲谈。

色感是什么?
大家总是说,谁谁色感真好,谁谁色感真差。其实色感是什么?我觉得还是可以从感受输出两方面来看。
感受 指的是自己的眼睛能不能正确感知看到的颜色是哪几种;
输出 指的是能用绘画工具精确地还原感知到的色彩,更进一步的能力就是能有自己的配色架构。
好像大家说的“色感好坏”全是在说“输出”方面,不怎么提及“感受”方面。

问题是,“感受”和“输出”的神经机制肯定是不一样的,它们的关系有点像“recognition”和“recall”(GRE的analogy都出来了- -),也就是选择题和填空题(扯远了些)的关系。两个肯定都是要分头训练的。

再继续扯的话,我觉得色彩的输出又可以分成两类:自然色感设计色感
自然色感嘛指的就是精确地还原感知到的自然色,包括很多的灰色、中性色;
设计色感应该就是平日里大家说的色感了,指的是有计划有组合的色彩输出。
设计色感和自然色感很不一样,它可以说是脑子里自然形成的色彩系统(很随意很天才,可能很少费脑筋),也可以说是对自然色感的再加工(一般是提炼),也可以是系统训练出来的自己独有的系统(指的是夸张和对比,很需要deliberation)。当然这三种里,第一种就是我们说的色感天生很好的人,第二种介于两者之间(天然+训练),第三种需要后天训练和再加工。

那么色感是天生的吗?我觉得这只是一个方面。
天生设计色感好的人可以转向天然色感吗?这个我不知道,所以无法回答。
自然色感好的人能转向设计色感吗?这个当然能,因为是精选和提炼,或者对比和夸张,这些都是可以训练出来的。就连自然色感的“感受”部分本身都是可以训练的(大量地看好照片)。

我的感觉是,CG界里,日系可爱风画师、中国少女风画师的输出色感比较偏向设计色感(很少暗色,很少灰色,很鲜亮);欧式(美系欧系日系都有)厚涂啊油画啊一类画师的输出色感比较偏向自然色感(灰色暗色中性色很多很多)。

如果拿学院派的风格举例子,那么很多油画就是自然色系的,很多设计图都是设计色系的。

色感倒是很好辨别的- -
就是停留在颜色的语言描述阶段(比如苹果就是红的,桔子就是黄的,不考虑周边对苹果桔子颜色的影响);没有形成自己的色彩体系(既没有自然色感也没有设计色感),最差的就是只会用photoshop里默认色板的那几种颜色(不过这个阶段很快很快就能跨越,不至于长期停留)。
差色感好像也有两种(仅仅是我的empirical data):偏自然的和偏设计的(可能他们本身脑内还没有这样的概念吧)。偏自然的就是那些灰灰灰、脏脏脏、糊糊糊的,努力以后可能可以向自然色感发展;偏设计的就是那些用色超级冲(不可思议的对比),超明亮,超饱和,观众眼睛眼睛要被晃瞎掉了的色感,努力以后可能可以向设计色感发展。

因此,锻炼色感可能也能按照“感受”和“输出”分为两个阶段训练。感受训练的目标就是让自己不要漏掉看到的颜色(脱离描述阶段,客观地去观察图像或场景),输出训练的目标就是“精确输出”和“形成自己的系统”。

最后分析一下自己-_-
我的色感是自然色感(因为最开始很喜欢看欧洲古代绘画、照片,所以有意识地去临摹了)。感受应该在不断进步;输出还需修炼(不精确、不可控因素太多;没有形成完备的可辨识的色彩系统,最近开始学用灰色和不饱和色,算是进步吧)。所以纵观我的图,全都是黑不溜秋的,颜色很深,十分不适合少女风(不过要故意去适合的话也是可以的,只是我画图更喜欢自然色系而已)。关于颜色比例和引发的感情方面,我还啥都没有研究。
看来平时换口味练一些设计色系的图也是好的。

有空我会贴一点图说明自然色感和设计色感的区别(从自然抽出设计色感是怎么个样子)
2009.03.13 Fri l l 留言 (13) 引用 (0) l top
魔术是一种很古老的艺术,经过很多代人的发展。魔术和小偷也是不分家的。魔术师使用的技巧有:visual illusions,optical illusions,cognitive illusions,special effects,secret devices和mechanical artifacts。


Visual illusion和optical illusion的区别在于,前者经过了大脑加工,后者没有(后者是反射、折射之类的)。Cognitive illusions还需要高级的大脑加工。此文讨论的就是cognitive和visual illusions是怎么应用到魔术里的,还讨论了部分神经机制。文章指出:作为一种强大的工具,魔术技巧可以被应用到attention和 awareness的研究中去。


魔术中的visual illusions

弯勺子 - dancing bar illusion

supplementary视频见此(reference 8里面的)

http://www.springerlink.com/content/f6405wm775w58362/422_2006_Article_135_ESM.html

(更确切地说是扭勺子吧,可能有点像dancing triangle文件表现出的那样)

机制:end-stopped neurons(对运动和物体边缘都起反应的神经元)对振动弹跳的物体的相应和non-end-stopped neurons是不一样的。


视觉后效

Great Tomsoni’s (J.T.) Coloured Dress trick(没找到视频)

机制就是after-discharge


Jerry Andrus’s Trizonal Space Warp

就是运动后效,瀑布illusion(盯着瀑布看一段时间后看另外东西,会发现另外东西在倒着流。)vos或者stepmania玩多了也会发现这个现象。

机制是neural adaptation


魔术中的Cognitive illusions

Inattentional blindness, change blindness

噗。。。我喷了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oAntzB7EwE

我一个都没注意到。。。

inattentional blindness和change blindness的区别是,前者不需要提取自己的记忆并进行比较,因为对象本身就没进入记忆。最有名的例子是Simons and Chabris的拍胸脯的大猩猩。还有真实生活中的change blindness (door study)。

见此网站

http://viscog.beckman.uiuc.edu/djs_lab/demos.html

对被试观看魔术时的眼动研究表明,被试并不是没有注视到变化的事物,事物已经落到他们的视网膜上了,实际上是他们的attention没有落到这个事物上。

vanishing-ball illusion的一个例子见此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oYPBRA0i-0

这是由魔术师的social clue引发的错觉。

机制:implied motion会激活真实motion中类似的神经回路,产生“运动感”。


魔术师如何把观众的注意力引导到错误的地方?

bottom-up或top-down

bottom-up: 新的、不寻常的、高对比的、运动的刺激会引起人的注意。魔术师的格言是“A big move covers a small move”,因此魔术师喜欢用放鸽子来吸引观众注意。在这段时间里他可以做很多小动作。小偷也通过这个原理来偷东西。

top-down: 魔术师指示观众注意一个内容,他可以在另外地方做另外小动作。

此格言的神经机制是contrast-gain control。

另外,魔术师使用幽默来打断观众注意力。当观众在笑的时候,他可以virtually do anything。


Memory illusions and illusory correlation

魔术师可以让观众产生错误的记忆,而且把这种错误的印象当成是证据。

而且事物前后出现并不等于两者有因果关系。这是一个很容易犯的认知错误。

misinformation effect.

例子:Indian rope trick legend


The illusion of trust

和劝说技巧有关。搞推销可以参考。


魔术的原则

An action is a motion that has a purpose

推眼镜这些小动作的意义明确到可以忽略了,所以魔术师可以利用它们来做小动作。


Apparent repetition, priming and ‘closing all the doors’

重复让观众看动作和动作的结果能让观众产生一些错觉。


Never do the same trick twice.

做两次以上容易被观众识破。


总结

魔术技巧已经被用到认知实验里了(调包术)。两者以后应该能更好地结合起来,各取所长,互相促进发展。

文末的图是一例比较新的研究。
http://www.nature.com/nrn/journal/v9/n11/box/nrn2473_BX3.html
2008.12.19 Fri l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这两个整天我都在北师大做行为学实验。
20081216(001)a.jpg
这是北师大的图书馆(贴广告时路过)。大空间很有气势。正面没拍...

因为招的是左利手被试,所以难度很大,来应募的人也不多。
贴出去了十来张广告,但两天一共来了8个人,强左利的最多只有一半。我做了5个人的主试,前两个简直是disaster,都快把人吓跑了(不过说实话前面三个都是对磁共振有好感的人,不存在我遇到的这个问题。)

学到了一些教训:
1. 广告一定要弄醒目,最好是大张的彩打广告(其实我觉得有点不合算)
2. 一定要学会忽悠人(不含贬义)。这两天简直像是在做销售或者拉保险,首先要测被试的左右利,然后要努力鼓动他们来参加后续的磁共振(fMRI)实验。有三分之一的被试对磁共振都有戒备心态,觉得可能有辐射,对身体不好。但事实是:磁共振实验是目前为止最为安全的成像实验,对人体一点都没有伤害(磁场强度高的话会眼冒金星,但那是7T磁场,国内好像只有一台吧。平时在应用的都是3T的磁场,躺在里面应该不会造成什么不舒服的感觉。)而且现在磁共振已经变成医院的常规检查手段了,比CT、PET等等都安全多了。所以我还该多多修炼,要努力挽留被试,并且引起他们的兴趣。
方法:不能做小动作(做的时候说明我自己卡壳了心虚了- -|||)
一定要学会用很persuasive和很confident的口气来说话(这点我完全不会...特别是把自己不熟的东西忽悠给人家)
要学会用surprise、attention、curiosity等等元素来引诱人= =|||
3. 事前一定要做好调查,比如这个大学的BBS地址,比如大学的地图、宿舍食堂分布,这样会节省不少时间。
4. 在上下学高峰会有一些人来应募。上课时间几乎没人过来。

明天、后天要去中国农大做实验,所以我已经把农大地图调查好了-_,+

附上实验道具(上周一做了一个下午)
20081216(002)a.jpg
由Dell laptop的包装盒改造而来。有上下两层,上面有盖,下面没有。把手是锅盖蒂头。“镶边”还好看吧~

这个是我的“歩く教会(移动教会)+十〇万三〇〇〇冊の魔道書”-v-
没了它我就基本啥都干不了了...
20081216(003)a.jpg

另外,在守株待兔的途中看了Nature Rev. Neurosci.上的一篇Perspective,作者包括神经科学家、魔术师和职业小偷(这个很汗但超有趣...supplementary材料里还有“偷”的视频演示),讲的是认知科学应该从魔术和偷窃里学到关于影响attention的因素。具体的总结我明天再写。
2008.12.17 Wed l l 留言 (3) 引用 (0) l top
在Nature上看到了这样一篇文章,讨论的是增强认知功能的药物。7位作者联名写了此文,呼吁把“使用cognitive-enhancing drugs”合法化,其中包括了认知大牛Michael Gazzaniga。



现在美国大学内已经有部分学生开始使用认知增强药物(当然是在黑市上买的)。这样的药物包括Ritalin (methyphenidate)、Adderall (mixed amphetamine salts),还有新药modafinil (Provigil),它们都能增强注意力、处理工作记忆里的信息。但是,这种买卖现在还是非法的,就如同兴奋剂买卖一般。



大牛们呼吁,应该把“使用认知增强药物”合法化,让它摆脱“污名”,把它看作是和“营养”、“睡眠”、“练习”、“指导”、“阅读”、“Internet”一样的正常增强认知的方法。



这种药物的合法化有以下几个问题:

1.安全性

2.自由度:人们会因为别人使用了此药而被迫用药,以提高竞争性。机构也有可能逼迫职工用此药。

3. 公平性:和体育比赛类似,服药和没服药的人同时参加一个考试,就会不公平。



因此大牛们提议

1.加快对这些药的功能、危险的研究

2.给某些专业人士制定开药的标准化规则(如医生在什么时候该开这些药)

3.对公众进行相关知识的教育

4.立法使用药规范化



他们认为,使用这类药物是大势所趋。



我认为 ,大牛们提出这一点是很不错的,但实行还是为时过早。

我觉得安全性 才是最大的问题。现在脑内机制还远没有搞清楚。长期用药会不会导致受体下调?突然停药会不会有停药反应(比如认知功能急遽下降什么的)?那在重要时刻岂不是很危险?现在连诸如咖啡之类的东西的功能都没彻底搞清楚,那何时能搞清楚认知增强药的功能呢?起码也要到咖啡这种无害程度才行。(不过话说回来,古代人也不就是在不知道危险性的情况下尝百草、把咖啡筛选出来的嘛...)

如果在第四级临床药物试验阶段甚至上市阶段出了大问题怎么办呢?情况就会像科幻小说一样,人类全灭?人类变成新物种?- -|||扯远了...

看来大面积使用这种药物不是不可能的。只要把吃“脑白金”的场景替换成真正有效的“认知增强药”就行,感觉上还没什么违和感。终有一天,“认知增强药”拿来和维生素片一块吃的日子会来临吧...



全文链接

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aop/ncurrent/full/456702a.html
2008.12.10 Wed l l 留言 (0) 引用 (0) l top
今天在Science上看到一篇文章:
THE PIPELINE:
Scientific Teaching in Practice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322/5906/1329



文中提到,大学面临的两个大问题是:教本科生怎么做科研 和 教研究生怎么教学 。大学科学教学主要基于“事实”的教学,而非“分析性思维”教学。现在有以人学习过程为理论基础的有效教学方法,但这种方法很少被用于大学教学中。文章主要讲的就是,Scientific Teaching这种项目如何能够有效训练老师们,提高教学质量,培养学生的科研能力。



文章里的一句话是:Hallmarks of scientific teaching are methods that

encourage students to

construct new knowledge

develop scientific ways of thinking

provide both students and instructors with feedback about learning

foster success for all students



看到这里,我想起Science上那篇And then there was one ,学生们纷纷抱怨教授们很牛,但不知道怎么样把他们的牛教给一窍不通的学生们。回头想想国内的大学,情况同样也是很不好的。想当年本科时代,有几个老师是真正受学生欢迎的?科研能力很强但教学能力极弱的老师比比皆是,而且还不自觉自己的教学能力有多弱。受欢迎的老师采用的教学方法也不一定是最能启发思维、提高科研能力的方法。这样看来,又有几个好老师?我发现自己受到的科研训练只有很小一部分是从课堂上来的(感谢生物科研训练课),三分之一的思维训练是从非自然科学学科里来的。也就是说,自然科学类的课程(医学类、生物学类)那么,上课又有什么大的意义?



国内对于这方面的系统教学训练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周围纷纷出国进牛校深造的牛人们、回国的牛海归们一样也很少重视这个问题。初中高中的老师们基本都是从师范毕业的(虽然我不知道师范里是否还教人怎么教书,到底是师范嘛),怎么大学的老师都是没学过“怎么教书”的人呢?这不是一种“退化”吗?作为“教授”,我觉得必须要做到的业绩是发挥强大的“教学能力”,而不光是充分发挥“科研能力”,否则头衔可以改成“研究员”嘛,干嘛还要称为“教授”呢?不过把教学放在第一位还是会带来问题。MIT的Jeremy Wolfe教授是一个十分受学生欢迎的老师(Introduction to Psychology讲得的确超有趣。见MIT open CourseWare)。他在90年代时就因为一心为学生着想、在科研上不可能放更多精力,而被MIT board拒绝tenure,引发了学生的联名上书。



虽然本科时隐约听说老师们在参加这样的训练,但好像没啥效果,因为老师们照样老方一帖地在以无聊的方式教他们的书。这可能说明,国内的这种训练一样很菜,是因为这些训练老师的老师也很菜...牛人们都不把脑子动在 education上,实在太可惜了...把好思维方式共享以后能让我们少走多少弯路啊?此举会是多么地造福人类呀~



这里可以参考一下Science文章里的讲课方式:
1329-1-med.gif

可以看见,这个项目把重点放在Case study这些和学生互动的项目上,而非仅是事实的陈述。老师应该传授的就是他们的思维模式,而那些知识点尽可以作为课后作业让同学们去看。毕竟知识点在用到的时候知道怎么入手就行。



我在网上听了MIT的Open Courseware和UC Berkeley的Podcasts,那里的老师们的确花更多的时间在陈述别人的实验上,学生的提问也更积极,互动更多,知识点倒相对较少。这样的教学唯一可能存在的问题是稍微有点散,难以回想起来到底讲了什么。其实可能是我边画画边听不够认真,所以记得不够深刻吧orz...反省中...以后要专门拨出时间听课才行...



最后试图回答一下题目的问题——什么样的大学老师是好老师。教书这一过程和艺术作品一样,目标都是信息的传递,所以都有两个信息损失点(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这大概是我说的第四遍吧):1.信息从脑内表达到脑外的过程;2.信息从脑外钻进学生脑内的过程。 在1这步,需要老师把自己脑子里的东西无损地表达出来;在2这步,需要老师能以“有吸引力”且“高效”的方式让学生记住这些信息。



因此,能把自己的思想(特别是思考方式)有效传递给学生的老师是好老师。如果在以上两步做到“无损转换”了,那就是登峰造极的牛老师了。APE肯定比mp3好嘛~tiff肯定比jpg好嘛~



-_,-
2008.11.28 Fri l l 留言 (1) 引用 (0) l top